你在身旁

飞过一只心酸小孤燕

最近睡得很壞,最好你搬過來。

簡短隨筆。

非常的OOC,攻受無差。

毫無邏輯,不知道是個什麼玩意兒。


某天羽風薰打掃他和朔間零剛入住的新房子的時候從朔間零床底掃出數量可觀的空酒瓶,因此引發了一場小型戰爭。

朔間零推說那是前任房客留下來的,並裝出自己完全沒有因為宿醉而對他的大吼大叫頭痛的模樣。羽風薰肯定是不信任這個老狐狸的。

「我睡不好,」朔間零淡定地招認。「行了嗎,薰君?我一直睡不好。」

「你該去看醫生,而不是試圖用酒精淹死自己。」羽風薰的聲音緩和下來,把手裡的酒瓶扔進垃圾筒裡。他的神色遲疑而窘迫,總覺得純粹這樣說有些尖銳,甚至有些多管閒事。

「我是在關心你,我們是搭檔。」他解釋道。...
2017-03-17

想對你好,希望你能活在溫暖的陽光里,正直,謙遜,純真,勇敢,去愛或被愛,不必乞求得不到的東西,不必提前經受生活的磨難,而我來守護你不可救藥的浪漫和現實主義。

2017-03-16

[零英零]We're Not Supposed to Be Lovers.

簡介:令旁人迷惑和驚訝的是,朔間零和天祥院英智的相處並不浪漫。大學AU,无差,sjl大概更偏向俺零,毫无逻辑可言,他們屬於ES和彼此,OOC屬於我。


蓮巳敬人也不知道他到底該期待些什麽,當天祥院英智和朔間零真的在一起的時候。


他本來以為,可能,朔間零會變得沒那麼無常,也不會在說話的時候突然打斷他們。可能英智不會再超負荷的工作,也不會在朔間零打斷他的時候也笑意盈盈地反駁回去。只是可能而已。


可能是因為他浪漫的天性,水神姬老師有時候會想象一下英智和零熱烈地互訴愛意的場景。又或者某一天,他們會當著所有朋友的面宣布他們在一起了,然後再以一個熱情的深...

2017-02-11

[零薰]My Funny Valentine

說寫結婚就寫結婚!其實並沒有什麼結婚情節,呃啊。

私設和Bug肯定會有,不要太介意嘛。

他們屬於彼此和ES,OOC屬於我。

自認為還是比較甜的…大概吧。

最後,新年快樂!

推薦BGM:查特·貝克的同名歌曲。

世界上怎麼會有人不喜歡爵士樂呢?

首先是蓝调口琴。它是一門沒有文字的語言,在氣孔和簧片之間變換主語和敘述方式,從隱喻的間隙探出幽默的唇舌,探出憂傷的指尖。它像是無路的行蹤、無處不在的擁抱。鋼琴最擅長說故事,黑白琴鍵上跳躍著每座城市和它的下水道、地鐵與熱鬧大街、飛過天空的滑翔翼、也許還有夜晚遊蕩著的鬼魂,悄悄偷走擺放在盤子裡面的剩麵包,分給離家出走的笨小孩。銅管是...

2016-12-31

“這是聞所未聞的悅耳音樂,換了一個音符,就不完美,換了一段章節,節奏就會瓦解,我又聽到了天籟。我透過音符所構成的框架看到,最純粹的美。”

2016-12-29

[零薰]暗湧

分級:NC-17
簡介:Angry Sex 羽風薰在不高興,而朔間零的口頭安撫起不了任何作用。反正就是一篇為PWP的PWP,情緒不好的消極產物,爛尾,不會寫after care。他們屬於彼此和ES,OOC屬於我。
P.S. 有私設,兩人交往中,已畢業出道。


http://ww2.sinaimg.cn/mw690/aaa40208gw1faqp4biyrcj20c83q9tzk.jpg

2016-12-14

我很高興你沒有死。

2016-12-05

[零薰]假如讓我說下去

http://long-absent-soon-forgotten.lofter.com/post/1ccdd8d2_d2b3d55這個的後續吧,仍然不知道在寫什麼。

他們屬於彼此和ES,OOC屬於我。

動物能輕易的尋找到同伴的位置,靠足跡和聲響,靠它們那敏感的、濕漉漉的鼻子。蛇會用它擁有著Y形開叉前端的舌頭拍打地面來感知事物,如果它在打量你或者想將你吞食入腹的時候,它會不停地吐舌。而蝙蝠呢?它在飛行的時候在喉間產生超聲波,通過口腔發射出來,再靠耳朵接收。方向性極好,定位能力更不用多說。

與同伴待在一起自然是好事,那是對於群居動物而言。獨居的猛獸一生都在躲避與同類的碰面,除卻它們的伴侶。...

2016-12-05

[零薰]Can't Keep It Inside.

…呃,他們屬於彼此和ES,OOC屬於我。

我也不知道我在寫什麼破玩意兒。


    朔間零記得他們第一次接吻。

    演唱會結束後的慶功酒會,不得不說,朔間零沒有料到他的隊友酒量會如此差勁。鑑於Undead其二還是未成年,這裏特指羽風薰一個。

    對方泛著潮紅的臉頰和平常難以得見的神情算是一種娛樂,朔間零只是好整以暇的看著羽風薰試圖站穩,愉快的表情在他臉上擴散,手卻探出友好的攬過他肩頭充當神志不清的隊友的臨時柺杖...

2016-12-03

© 你在身旁 | Powered by LOFTER